积极话语分析:医患交际研究的新视角
2022年06月21日 09:16 来源:《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报》2022年6月21日第2431期 作者:任育新 李绪清

  医患交际中的情感建构是健康话语研究的热点议题之一。目前研究多关注对患者消极/负面情感的应对和管理,而对积极情感的建构缺乏应有的重视。从积极情感入手,可以与健康话语中消极情感研究形成互补,以更全面地呈现健康话语中情感的特征、运作机制和语用功能。与此同时,随着医患交际研究焦点从医患冲突转向医患和谐,其中的情感研究亦需全新的理论视角介入阐释中来。积极话语分析可以为医患交际中情感建构研究提供新的视角,同时为开展积极情感研究提供理据。

  与批评话语分析形成互补

  “积极话语分析”(Positive Discourse Analysis)的概念由马丁(J. R. Martin)提出,是相对于批评话语分析而言的。马丁注意到,批评话语分析往往突出的是对话语解构的一面,暴露的多是负面的、破坏性的内容,分析的多是“坏新闻”。马丁认为,话语分析也应该关注话语中积极的方面,要关注“让人振奋、令人鼓舞、催人奋进”的话语,要更多分析“好新闻”,要通过话语“创造美好世界”。因此,积极话语分析是“聚焦希望和变化的话语分析的积极模式”。当然,马丁提出积极话语分析并不是为了取代批评话语分析,而是为了与之形成互补。就研究方法来看,积极话语分析与批评话语分析的方法是一致的,即通过对语篇/话语的精细化考察,揭示其背后通过对独特语言特征的使用而表达的意识形态。

  自提出伊始,积极话语分析就受到学者们的持续关注,用于分析多种类型的话语体裁。近年来,积极话语分析被广泛应用于生态语言学研究当中,侧重分析如何使用语言来讲述那些鼓励人们保护生态系统的故事,挖掘用以表达新的和有益性故事的语言特征,通过话语建构和谐自然世界。就医患交际中的情感建构而言,积极话语分析视角同样大有可为。

  为研究提供新思路

  对患者的情感关怀是医学、社会学、心理学、语言学、交际学等多个学科领域研究的关注点之一。在以话语为媒介的医患交际中,情感的建构主要指医患双方或一方通过语言或副语言建立的医患之间的情感联结。积极话语分析为医患交际中的情感建构研究提供了新思路,主要体现在三方面的“变化”。

  首先,积极话语分析视角促使医患交际中情感研究关注点的变化,即由聚焦“消极情感”转变为“消极情感”与“积极情感”并重。以往研究多关注患者消极情感的表达,但隐性或显性积极情感建构在医患交际中同样具有重要作用。因此,以后的研究不仅需要关注患者的消极情感表达以及医生的针对性、策略性回应,同时还应关注医生进行的积极情感建构,或者患者为了实现特定交际目的而进行的积极情感建构,考察医患双方为了构建和谐友爱医患关系而通过话语建构的情感联结。

  其次,积极话语分析视角促使关注医患交际中情感建构方式的变化,即由“被动”建构到“主动”建构。医生针对患者消极情感而进行的即时情感关注和回应,是一种“被动”的情感建构,是医生对消极情感问题的被动应对。实际上,医患交际中医生也会积极主动地发起对患者的情感关切,即医生主动寻求患者可能期待的情感诉求并主动发起情感建构。同时,医生主动发起建构的情感,更倾向于积极情感,即通过对患者表达关心、关爱、安慰、鼓励等调动患者的积极情感,同时也建构以和谐医患关系为导向的亲和友善、理解尊重、互助互爱的积极情感联结。以后的研究需要对医生积极主动发起的情感建构予以更多关注。

  最后,积极话语分析视角促使关注医患交际中情感建构的话语资源考察点的变化,即由重点考察“消极情感”及其回应的话语资源到重点关注“积极情感”建构的语用资源。从积极话语分析视角出发,聚焦与情感相关的“有益性”话语,挖掘促使患者积极向上,令其鼓舞的新故事、新叙事方式。马丁和罗斯(D. Rose)指出,情感可能是积极的或消极的,在语篇中以显性或隐性方式实现,积极情感的表达往往由含有积极评价意义的语言表达来实现。医患交际中积极情感建构的研究,就是以含有积极评价意义的语言表达为线索和基础,通过对医生话语的精细化考察,挖掘其用于建构积极情感的各类语用资源,特别是其语用行为和话语策略。

  多角度推进研究深化

  第一,关注积极情感建构的语用行为。情感建构具有多元化的行为表征。例如,在线医疗咨询话语研究中,可以关注劝慰、鼓励、问候、致谢、致歉、祝愿、称赞、提醒等语用行为。在当前交际语境下,这些都是“和谐取向”的语用行为,是以“患者为中心”的语用行为,劝慰和鼓励语用行为的实施主要建构患者一方的积极情感;问候、致谢、致歉、祝愿、称赞、提醒等语用行为主要建构医患之间的积极情感联结。再如,霍尔(J. A. Hall)等人罗列了49类医生的共情行为,其中很多行为都有助于医生建构患者的积极情感。当然,也需要关注医生或患者在主动建构积极情感的过程中所实施语用行为的得体性和适切性。除了归纳语用行为的类别之外,还可以对这些语用行为的实施进行定量考察,关注多个语用行为的组合情况。

  第二,关注积极情感建构的语言实现方式和话语模态。情感建构具有多样化的话语表征,如以词汇、短语、句法甚至整个语篇为基础的显性表达、程式化表达、隐性表达等,因此可以对不同话语表征进行分类总结和量化统计。情感建构具有动态性,因此可以关注语用行为实施的话语序列结构和具体语言实现方式。同时,还需要关注不同语言模态的综合运用,如文字和语音的交叉使用、文字和表情符号的结合使用等,对情感建构进行多模态话语分析。

  第三,关注积极情感建构的语用效果。可以通过观察、访谈、问卷等方式了解医患交际中特定语用行为实施、“有温度”的话语的使用等是否有助于患者疾病治疗和康复,是否促进了医患之间的积极情感联结,是否深化了和谐友爱的医患关系等。同时,还可以考察显性与隐性话语策略的使用在积极情感建构中的语用效果。

  第四,关注在线交际中和线下交际中积极情感建构的异同。近年来,借助网络信息平台优势兴起的在线医疗咨询已成为一种新型医患交际模式,此模式下的医患交际特征与线下面对面的医患交际存在很多差异,其中积极情感的表达与建构是在线医疗咨询交际的重要特征之一。因此,有必要对两类交际中情感建构进行对比考察,从情感建构主体、语用行为资源、话语策略、语用效果等多方面展开对比分析,以较为全面地了解不同情境下医患交际的情感建构。

  助力“健康中国”建设

  积极话语分析视角将我们的关注点从以往的医患冲突转移到了医患之间的“联盟”与“和谐”上。从积极话语分析视角对医患交际中的情感建构进行考察,不但可以拓展“亲和友好、平等互助、尊重团结、健康稳定”新型医患关系研究新路向,而且可以推动构建医患交际新生态,助力国家层面的“健康中国”建设。

  以医生主动发起的情感建构作为关注点,可以为医患交际中的情感研究提供全新的增长点,聚焦积极情感的内涵、建构方式、语用资源、话语表征等,有助于揭示医患交际中情感建构的话语谱系,更能助力于此类言语交际本质特征的清晰描述、分析与解释。

  (作者单位:兰州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

责任编辑:张晶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官方网站 |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