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质书仍充满魅力
2022年08月05日 09:36 来源:《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报》2022年8月5日第2464期 作者:本报记者 姚晓丹

  由古至今,阅读始终在人们的生活、学习、工作中占有重要位置,是人们开阔视野、提升文化素养和思想境界的重要途径。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数字阅读、电子书、有声读物等新的阅读工具和阅读方式不断出现,给出版市场带来重要影响,甚至一度让许多人对纸质书的未来感到悲观。但美国尼尔森公司调查显示,2021年英国售出2.12亿册纸质书,图书销售额呈上涨趋势。无独有偶,法国出版业公会6月30日发布消息称,法国出版业2021年营业额比2020年增长了12.4%,达到30.7亿欧元。这些数字证明了纸质书的魅力。那么,促使人们坚持阅读纸质书的原因有哪些?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学者。

  培养和顺应读者阅读习惯

  法国出版业公会公布的数据显示,除了营业额以外,2021年法国出版业售出的图书数量和种类也有所增加,售出的图书数量由2020年的4.2亿册增加到了2021年的4.8亿册,其中绘本、文学类和实用类书籍销量增幅最大。与此同时,法国出版物种类从2020年的9.7万余种增加到了2021年的超10万种。此外,与2020年相比,法国出版商收取的特许权使用费增加了15.4%,超过5.5亿欧元。

  法国洛林大学信息与传播学讲师利莱特·拉科特-加布雷夏克(Lylette Lac?觝te-Gabrysiak)对本报记者表示,2021年图书销量的增长可能与疫情期间外出与娱乐活动减少有关,但根本原因还是法国人喜爱阅读。法国出版社一直有出版“口袋书”的传统,即可以放在口袋里的书籍,不仅方便了读者利用碎片化时间阅读,也推动了图书销量的增长。法国出版业公会的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2021年法国出版商售出了1.2亿册“口袋书”,销售额达到4.2亿欧元,比2020年增长了14.4%。由此可见,在保证书籍质量的前提下,开发适应读者需求的产品非常重要。早在1838年,法国便有一些出版社为了让更多人购买和阅读图书,推出了价格低廉、便于携带的“口袋书”。进入20世纪,“口袋书”在法国流行开来。2016年,法国《图书周刊》公布的图书畅销榜前50名里,有20本是“口袋书”。

  长期以来,法国政府为支持出版业和实体书店发展,采取了多种措施,包括管控图书售价、立法规范网络上的图书销售活动、为独立书店提供资助等。法国政府针对青少年推出了“文化通行证”计划,包含300欧元的消费券,让青少年自主选择个人感兴趣的文化活动。调查数据显示,超过半数的青少年选择将消费券用于购买图书。对满足条件的作者、出版商、译者等图书行业从业人员,法国政府会提供资金支持和补贴。2021年,为了将传统书店变成培养青少年阅读习惯的重要基地,同时吸引书店等社会力量参与相关活动,法国政府拨款数百万欧元推广“书店里的年轻人”计划,希望借此让更多年轻人走进书店,提升他们对阅读和传统书店的兴趣。

  1981年8月,法国出台了关于图书价格的法令,即所谓的“朗法”。该法令限制性规定了法国出版社销售图书时可以给出的折扣,使大型零售商和小型书店采购书籍的成本相差不大,进而让图书售价趋向一致,此举支持了小型书店的发展。数量众多的小型书店让法国人可以较为便利地浏览或购买图书,也让书店经营者有更多机会向到访的人介绍、推销图书。法国各类相关机构还会组织规模不同的图书展览、图书节等活动,方便读者和作者近距离接触、交流。法国各地的阅读推广志愿者组织也会定期开展图书推荐和评论活动,向青少年提供推荐书单,并与他们交流阅读心得和体会。

  纸质书自身特质使其受青睐

  除法规、政策方面的因素外,读者的需求和纸质书自身所具有的一些优势也是其能够长期获得人们青睐的原因。书籍是知识的载体,也是传播知识的介质。人们利用书籍来教书育人,纸质书的出现更是极大地提高了知识传播的便利度,让无数人学习到了知识。纸质图书可以带给人们沉浸感、投入感和专注感,这也是读者选择纸质书的原因。数字化阅读方式虽然可以扩大阅读的地点范围,但其碎片化阅读的特征却不适合用来学习基础知识,不利于建立完整的知识体系。此外,利用纸质书也较为容易通过记笔记、做标注等方式来辅助学习、加深记忆。

  巴黎政治学院社会学教授多米尼克·布利耶(Dominique Boullier)认为,与数字化阅读设备中的文档不同,购买一本纸质书时,意味着我们拥有了这本书而不仅仅是拥有阅读它的权利和可能性。我们可以将纸质书收藏起来,时时重读它们,记住其中的内容。纸质书是可以流通的,我们可以出借自己的藏书,也可以在二手市场转售,更可以将其作为礼物赠送给友人。

  纸质书的版式和装帧往往经过精心设计,可以帮助读者了解文字与图片、段落与段落的关系,更好地理解文本内容,并获得较好的视觉和触觉体验。而数字出版物受阅读设备的限制,难以在装帧、页面设计和排版上有较多的变化。此外,数字化阅读设备种类繁多,其显示效果也不尽相同,同一数字出版物在不同设备上展现出来的排版样态可能完全不同,甚至出现无法显示的情况。

  与数字化阅读设备相比,纸质书的价格一般更为低廉,更容易被各种收入水平的人们所接受。虽然同一部作品的数字化版本一般要比纸质版更便宜,但是在纸质版与数字版的价格差异不是很大时,这种价格差不一定能补偿读者购买数字化阅读设备的费用,更不用说有些作品的数字版甚至比其“口袋书”版价格更高。从法国图书市场的情况来看,对于每年购买不多于5本图书的读者来说,纸质书的价格仍然是合理的。

  有时读者购买图书是因为喜欢特定的作者,但是相关作者的作品并不一定会出现在所有数字化阅读设备或阅读软件中,而购买多种设备会加重读者的经济负担,纸质书在这方面的表现要好得多。

  此外,图书销售网站和专门的二手书销售网站使人们更容易找到并以更优惠的价格购买特定的书籍,这也带动了二手书销量的增长。与此同时,爱好读书的人经常会在网上分享自己的读书心得,或在社交媒体上展示其所喜爱作品的图片以及参加相关活动的视频等。在布利耶看来,以上种种都是纸质书销量能够在数字时代保持增长的原因。

  文学作品长期受欢迎

  从法国出版业公会的调研数据来看,文学作品良好的销售情况为纸质书销量增长作出了重要贡献。谈到文学作品爱好者数量保持稳定甚至不断增加的原因,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菲利普·鲁森(Philippe Roussin)对本报记者表示,文学能够帮助我们建立自我叙事,其对某些事件的记录、对社会问题的展示与剖析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甚至吸引读者写下自己的故事。而叙事对我们的身份构成具有重要作用,能帮助我们反复回忆过往的经历,保留对特定事件的精确记录,从而更好地认识到“我是谁”。

  此外,随着社会的发展,文学正以多种方式进行自我改造以适应和反映社会变化。普通读者和专业人士对文学的关注都不再只集中于经典文学作品,科幻小说、侦探小说乃至报告文学等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通过观察近年来法国文学奖项的获奖情况,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一点。2020年龚古尔文学奖获奖小说《反常》是法国实验作家、科学记者、数学家、语言学家埃尔韦·勒泰利耶(Hervé Le Tellier)的作品,这是一部“逻辑与魔幻交汇”的惊悚小说,讲述了巴黎到纽约航班上众多乘客的双重生活,有着过百万的销量。

  如今,许多法语小说是在法国之外的地方创作的,或者是由具有双重或多重语言背景的作家完成的。2021年龚古尔文学奖获奖者便是来自塞内加尔的青年作家穆罕默德·姆博加·萨尔(Mohamed Mbougar Sarr),其获奖作品《人类最秘密的记忆》由法国小型出版商雷伊出版社和一家塞内加尔出版社共同出版,鲁森认为,这说明出版界在改变。这种改变以及出版活动中的国际合作,推动了文学作品销量的增加。2021年法国出版机构向国外出售了1.7万种图书的翻译权,与2020年相比,其通过向海外转让版权获得的收入增长了15.8%。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官方网站 |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