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学的时代价值与文化意义
2022年11月21日 09:17 来源:《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报》2022年11月21日总第2534期 作者:蒋述卓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中国式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中国式现代化的本质要求之一。报告在第十部分专门围绕“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做了阐述。这些重要论述为中国生态文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生态文学以倡导生态理念、激发读者的环保意识为创作旨归,在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当下,具有独特的时代价值和文化意义。

  表达生态保护理念 

  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不是单向的,而是交互的。人类怎样对待自然,自然也会做出相应的回报。自然万物与人类的生命休戚与共,与自然共生共存是一种现代的文明态度。在古代社会,人类善待自然,与自然为友,是很自然的事情。那时候,人类尊重自然的节律,在与自然和谐相处中生存繁衍。但西方从14至16世纪文艺复兴时代开始,尤其是在进入工业社会之后,对待自然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以人类为中心的理念逐渐取代了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人是万物的中心”的理念使人类开始无休止地开发自然、改造自然、剥夺自然,以征服自然为荣。这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很大破坏。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无止境地向自然索取甚至破坏自然必然会遭到大自然的报复。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的道路,实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大自然是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基本条件。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内在要求。”马克思说过,人靠自然界生活。这指出了人类生活最基本的依存条件,也就是说人类不能脱离自然而单独生存,需要与自然共生共存。在表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方面,生态文学具有自身的优势。它运用艺术化的手法,通过多种文体,生动灵活地表现人类在生存和发展过程中与自然相处的经验教训,表达环保主题,借助文学的感染力来影响读者的观念和行为。

  作者的思想观念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生态文学的主题表达。因此,判断作品是否属于生态文学,要从作者对待自然的态度入手,看作者能否平等地对待自然,能否正确地表达人与自然的健康关系。那种仍简单地将自然视为供人类调遣、消费、娱乐的对象的观念早已过时,作品中自然与人处于疏离状态的文学也不是真正的生态文学。倮伍拉且的诗《我的思想与树木庄稼一同生长》、于坚的诗《南高原》、刘亮程的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华海的诗集《红胸鸟》等都呈现出人类倾听自然、融入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真诚姿态,也表现出将自然视为人类精神家园的意识。在于坚的《南高原》中,我们看到诗人对自然的高度认同,看到了自然中孕育着的爱情与哲学:“长满金子的土地啊/长满糖和盐巴的土地啊/长满神话和公主的土地啊/风一辈子都穿着绿色的筒裙/绣满水果白鹭蝴蝶和金黄的蜜蜂/月光下大地披着美丽的麂皮/南高原的爱情栖息在民歌中/年轻的哲学来自大自然深处/永恒之美在时间中涅槃。”可以说,生态文学正是要从人类对待自然的基本态度出发,倡导平等地对待自然、尊重自然,与自然融通融合,和自然建立起“相看两不厌”的和谐共生关系。

  倡导绿色生活方式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要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倡导绿色消费,推动形成绿色低碳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绿色生活方式的建立,首先需要正确对待自然。这种生活方式强调节约、节俭,既需要群体的努力,也需要个体的自觉和坚持。在绿色生活方式形成过程中,生态文学作家要转变自身观念和习惯,创作出符合时代需求的优秀作品,充分发挥文学的引导作用。

  在物质生产和物流体系高度发展的今天,一次性消费产品越来越多,网络购物为人们提供便利的同时,也会给人们带来困惑。攀比、炫富的心理及日益高涨的消费欲望导致物品的重复、堆砌,造成不少浪费。人们为了生活便利选择网络消费方式,却常常忽视了节俭和节约。过去,生态文学在批评、警示违反绿色生产方式的行为方面着力较多,如徐刚的《伐木者,醒来!》、于坚的《哀滇池》、华海的《你砍最后一棵树》等,但对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形成绿色的生活方式,却呼唤与倡导得不够。这也许是因为作家往往将目光投向自然,却对自己熟悉的日常生活包括自己的生活习惯熟视无睹,缺乏反省。作家书写绿色生产方式,往往需要到生产一线观察和感受,但绿色生活方式却是每个人都可以体验到的,这恰恰是当代生态文学可以开拓的书写空间。在倡导绿色低碳的消费习惯和生活方式,启发读者从日常生活中寻找心灵的绿地、追求精神世界的淡然和谐等方面,生态文学大有可为。

  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倡导绿色消费,推动形成绿色低碳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反对无限度地消耗地球资源,应成为新的经济伦理原则。美丽中国建设需要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新型城市化和乡村振兴也离不开绿色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建立。我们不可能像亨利·梭罗一样,到森林中自己动手砍树造房子,过简单的生活,他当时的做法也不过是做一个示范,以唤起人们对过度消费的警惕。但我们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努力践行绿色生活方式。生态文学也需要对人们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行动和努力进行艺术化的呈现,以文学方式记录时代发展历程。可以说,倡导绿色消费,推动形成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引导读者在大地上诗意地栖居,是生态文学应持守的价值取向。

  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我们不仅要提升生态系统的多样性、稳定性、持续性,还要积极稳妥地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积极参与应对气候变化全球治理。中国坚持绿色低碳,推动建设一个清洁美丽的世界。

  地球只有一个,地球的资源是有限的。保护生态环境,节约资源,既是世界各国共同的责任,也是每个人类个体应尽的义务。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需要从多个方面着手,生态文学也可在其中发挥独特的作用。

  首先,生态文学要继续在描写生态系统多样性方面下功夫。以往的生态文学在这方面已有不少优秀作品,如姜戎的《狼图腾》、胡冬林的《野猪王》等动物小说及任林举的《玉米大地》、铁穆尔的《星光下的乌拉金》等对东北平原、西北草原生态多样性的书写。如今,海洋生物的多样性已进入南方作家的视野,南方河流、山区的生物多样性得到鲜活呈现,濒危物种保护和外来物种侵害也成为作家关注的现象。生态文学的文体灵活多样,可以通过富有文学性和艺术性的描写,展现各地生态环境的壮美景观,启迪人们保护和提升生态系统多样性。

  其次,生态文学要讲好中国保护自然、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故事,向世界展现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近年来,我国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在这一过程中,既出台了很多有力的生态保护和治理措施,也涌现了大量令人感动的事迹。2021年,云南大象的北行及当地群众自发保护它们的举动,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半个多世纪以来,塞罕坝林场人坚持植树造林,表现了中国人在防风防沙方面的艰苦努力。近年来,中国在长江实施十年禁渔,沿海地区进行休渔,西部地区的退耕还林持续推进。为保护生态环境,中国做出了大量努力,实施了一系列举措。这些举措中蕴藏着丰富的故事资源。书写好这方面的故事,是中国生态文学的重要任务。生态文学作家要展示出中国在保护自然、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中的责任和担当。

  最后,生态文学要建构自己的批评话语,更好地阐发相关作品的价值意蕴,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中国的生态文学批评虽然起步晚,但发展迅速,形成了自身的特色。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自然和生态的论述,儒家的“天人合一”“民胞物与”、道家的“道法自然”“万物齐一”等观念,以及国外的生态学、生态美学研究成果,为当代中国的生态文学批评提供了丰富的理论资源。当代生态文学批评要紧密呼应时代需求,促进提高生态文学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阐扬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理念,助力美丽中国建设。

  (作者单位:暨南大学文学院)  

责任编辑:陈静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官方网站 |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