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本土 双效兼顾
——中国民族音乐产业发展路向
2022年08月12日 08:42 来源:《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报》2022年8月12日第2469期 作者:李小威 郭克俭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传承和发展的根本,如果丢掉了,就割断了精神命脉。”随着社会生产与生活方式的变革,人们审美趣味更趋多元与多变,传统音乐文化面临巨大的冲击和挑战。如何消除尴尬、止住颓势?笔者认为,大力推动民族音乐产业化发展是行之有效的途径之一。作为音乐产业的有机组成部分,民族音乐产业发展不仅有助于推动区域经济发展,凸显城市的文化品位,繁荣社会文化生活,还能让民众接受具有深厚文化内涵的民族音乐的熏陶,激活民众传统文化保护意识,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其中潜藏着巨大的经济效益,蕴含着不可替代的社会作用。目前,我国民族音乐产业还存在着产业化发展不均衡、传播渠道单一、人才专业化程度低、传播效果不佳等不尽如人意之处。有鉴于此,本文就音乐人如何顺应时代、苦练内功,探寻中国民族音乐产业发展路向。

  面向本土民众的精准创作。民族音乐产业服务的对象应朝向本土民众,本土民众对当地的传统文化事象有亲近感和优于其他人的认同感,更容易成为潜在受众,使不同年龄、职业、性别的民众都可以根据个人偏好自主选择文化产品。首先,应秉持民族音乐产品的创作扎根于人民生活,始终以人民的精神需求和审美需要为中心,站在人民的立场思考产品与服务的开发设计。主动掌握消费群体的反馈,包括对潜在受众消费需求调研,通过问卷调查、访谈,借助于大数据分析,预判消费倾向,精准定位消费者期待和热衷的作品和形式。其次,致力于民族音乐产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有效和高匹配度的文化产品供给,在尊重民族音乐艺术创作和发展规律的基础上进行创作,开发出适应不同年龄阶段特点、乐于接受的产品形式。如针对儿童设计地方戏剧元素的动画片、漫画;带有地方文化标识民族风格的流行歌曲创作;针对老年群体的传统音乐治疗、音乐康养生活服务。

  优化扩宽产品的传播渠道。传播渠道是传播内容的载体,离开有效的传播,产品的商业价值和艺术价值将无法实现。现场演出是民族音乐产品体验的主要形式。首先,应着力优化演出环境,解码民族民间文化元素,营造浓郁的文化氛围,增强演出场景的现实感与互动性,利用人工智能、信息技术等手段,揭示民族音乐的奥秘,如戏曲的发声方法、传统乐器内部构造,丰富观众的体验感。其次,推动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仍然是产业改革需要面对的问题,必须借助于多种形式的传播媒介,结合媒介的特性,扩展民族音乐产品的宣传途径。扩大传统媒介的优势,增加广播电视、网络、移动媒体、微博、微信公众号宣传推广民族音乐的比重。在公共空间,如地铁站、商场、旅游景区融入本土民族音乐,增加可见度,耳濡目染地培育民众的审美倾向。最后,与时俱进,扩展传播途径,促进民族音乐产品的认可与接纳,如通过UGC模式以短视频、直播等形式推广民族音乐产品,吸引粉丝参与互动、传播、话题讨论。数字化传播适应了当代人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利用碎片化的时间,以人们喜闻乐见的方式展示传统文化的魅力,培养广泛的民族音乐受众,以民族音乐产业的繁荣反哺文化事业的发展。

  创新适应本土的人才培养体系。专业人才是民族音乐产业的传播者,是决定产业化水平的“把关人”。民族音乐产业人才主要包括两类,一类是专业技术性人才,从事剧目创作、舞台表演、作曲、导演等;另一类是产业运营与管理人才,熟悉文化的营销与管理、组织与策划等。专技人才和管理人才的缺乏是民族音乐产业面临的困境之一。为适应本土民族音乐产业人才需求,一是坚持就近性原则,发挥院团内部艺术家的专业优势与影响力,发掘有潜力的青年表演、导演、创作人才,向专家学艺,尤其是学习本地区特有的艺术形式,通过口传心授的传统方式,跟踪式指导人才成长,更具有时效性。二是着力构建校企协同的人才培养体系,发挥地方高校服务文化产业发展优势,培养民族音乐产业所需的复合型人才。三是各地民族音乐表演团体可以加强与国内专业院校如中央戏剧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以及其他顶级民族乐团的合作,订单式培养高端紧缺的民族音乐表演、创作人才,为产业发展输送新生力量。因地制宜的文化产业人才的培养有着较强的针对性,能够有效挖掘本地区的人才、资源优势,增强学生就业的适应能力,学生也对本土民族音乐有着较强的认同感,实现人才就业与产业发展的良性循环。

  构建“双效”合一的评价体系。所谓“双效”指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以兼顾两种效益的同向发展,突出社会效益作为评价准则。民族音乐与生活生产、祭祀礼仪有密切关系,具有情感表达、娱人育人、传承文化的作用,民族音乐的价值和功能决定了民族音乐产业更应该注重社会效益的实现。应致力于构建非遗传承、以美育人、拉动经济三位一体的评价体系,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优先位置,以是否遵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规律和原则作为文化管理部门制定评价指标的首要考虑因素,在其指导下进行产业的经营与管理,加强监督与引导,推动民族音乐的活态传承,在保证民族音乐本真性、正宗性的前提下追求经济利益。评价体系应注重发挥民族音乐产品的审美和社会功能,整理挖掘具有较高艺术水平的传统音乐作品,鼓励创作守正创新而又能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潜移默化融入其中的新作品,使民众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和感染,增强民族凝聚力和文化自信。经济效益关系文化企业的生存,应设法为消费者提供多种文化产品的选择和消费方式,扩大民族音乐产业的受众群体,与时俱进,适应当代民众的审美旨趣和文化品格的音乐产品,坚决抵制那些为迎合消费者的低级趣味而不顾文化内涵的经营观念。

  打造地域特色的文化创意集聚区。我国文化形态丰富多样,形成了以地理区位、族群、语言为划分依据的文化区。各文化区内有着独具特色的文化形态,本地民众对区域内风土人情、历史人文、民间艺术、信仰习俗具有较强的认同亲近感。以文化区内优势产业带动民族音乐产业发展具有可行性。各地区应以特色文化为主线,根植文化沃土,打造具有本土特色的民族民间文化创意集聚区。产业集聚区可以发挥集聚效应,提供多样化音乐品种,吸引观众,推动民族音乐产业化的均衡发展,因为“在集聚区内只要有一个企业知名度较高,就会对整个集聚区产生影响力,这就是整体品牌效应”。在集聚区内推动民族音乐产业与其他文化产业的深度融合,精准定位具有发展潜力、审美价值和群众基础的民族音乐,打造兼具鲜明地域特色与民族风情的创意产业品牌,成就城市的文化名片。

  培育适宜的文化生态环境。适宜的文化生态环境是民族音乐产业得以快速发展的温床,它包括优越的制度环境、丰富的民俗活动等。地方政府及文化事业部门对民族音乐产业的重视,将利于高瞻远瞩的决策规划的出台,从文化企业项目审批、贷款融资、人才队伍建设、文化市场管理等方面采取有效措施,制定发展规划,明确文化产业的主要任务与目标,为其发展指明方向,提供制度保障。鼓励倡导本土具有悠久历史的民俗活动,将会保护传统音乐生存的文化空间,使其成为民众生活的一部分,厚植于文化土壤,激活传统音乐的生命力和活力。如依附于民俗活动的地方戏曲有着广阔的市场。

  从以上六个方面探寻我国民族音乐产业发展路向,不难看出民族音乐产业必须根植于中华优秀传统音乐文化,提倡在地化、本土化的发展思路和实践转向,坚持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向同行的评价标准,更新传播方式、扩展传播途径,提供符合现代人审美趣味、与时俱进的更新文化产品和服务形式,提供更多形态丰富的文化精品,满足消费群体差异化的精神体验和审美需求。激活民众的审美需求与消费潜能,唤醒传统文化保护意识,自觉去品鉴音乐产品,培养广泛的民族音乐受众,最终增强文化自信、制度自信。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中国传统音乐表演体系研究”(16ZD005)、福州市民间音乐产业现状调查与发展路径研究(JAS21562)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福建省学校美育与艺术教育研究中心;浙江师范大学施光南音乐学院)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官方网站 |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