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时代”的文明逻辑
2022年07月29日 08:06 来源:《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报》2022年7月29日第2459期 作者:辛鸣

  马克思主义关于文明的观点有代表性也相对集中的是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关于“文明时代”的阐述。虽然“文明时代”这一概念来自摩尔根,但是恩格斯认为这是摩尔根“以他自己的方式,重新发现了40年前马克思所发现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并且“在主要点上得出了与马克思相同的结果”,因而是“真正伟大的发现”。从“文明时代”出发,恩格斯不仅从历史的维度阐述马克思主义的文明逻辑,亦从发展的视野提出马克思主义的文明愿景。

  文明时代的文明逻辑

  马克思主义对文明的研究不是“从头脑中想出联系”,而是“从事实中发现联系”,不是用超历史的万能钥匙抽象地谈论文明,而是通过对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历史中的“每一个都分别加以研究”来找到“理解这种现象的钥匙”。

  恩格斯提出,文明时代与此前时代的区别体现在代表生产力水平的生产工具差异上,如蒙昧时代是弓箭,野蛮时代是铁剑,文明时代是火器;也体现在生产方式及生产对象差异上,如蒙昧时代以获取现成的天然产物为主,野蛮时代通过畜牧和农耕靠人的活动来增加天然产物的生产,文明时代则是通过工业和艺术对天然产物进行进一步加工。

  但是,更鲜明的是基于生产力和生产方式导致的生产关系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先前的一切社会发展阶段上的生产本质上是共同的生产,消费也是在共同体内部分配,生产与消费的这种共同性是在极其狭小的范围内实现的。进入文明时代,随着交换的扩大,商品生产的出现,生产者丧失了对自己生活领域内全部生产的支配权,生产出来的商品成为“异己的力量”。不仅商品为交换而生产,人本身也成为商品进入交换与消费过程,而且逐渐从主动态变成了被动态,导致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的分裂,人类社会开始出现奴役性的生产关系。奴隶制、农奴制、雇佣劳动制成为了文明时代三大时期所特有的三种奴役形式,“公开的而近来是隐蔽的奴隶制始终伴随着文明时代”。

  由于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剥削是文明时代的基础,所以文明时代的全部发展都是在经常的矛盾中进行的。当社会陷入不可解决的自我矛盾,分裂为不可调和的对立面而又无力摆脱这些对立面的时候,为了使这些对立面也就是经济利益相互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国家这一“异化的力量”应运而生。文明时代从打破民族的共同体开始,却又重新找到国家这一“虚幻的共同体”,恩格斯的经典论断“国家是文明社会的概括”精辟地揭示了文明时代的文明逻辑。国家的出现,使得人类社会文明不仅体现为器物层面的成果,亦体现为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己的劳动、产品之间的关系以及对这些关系的处理与应对而呈现出来的制度层面的成果,这样的文明因素愈加凸显并强化,开始反作用于器物文明的发展,或推动或阻碍。这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客观历史事实,也是文明时代文明演进的基本逻辑。

  文明时代的文明悖论

  文明时代的出现是人类经济社会发展自然的历史进程,但是,文明时代的进步并不意味着文明的必然进步。即使到了文明时代的高级阶段,除了“创造出资产阶级社会”,“创造出社会成员对自然界和社会联系本身的普遍占有”外,“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表现为自在的更高的东西,表现为自为的合理的东西”。因此,马克思把资本主义文明称之为是“建立在劳动奴役制上的罪恶的文明”,认为“资本家是窃取了工人为社会创造的自由时间,即窃取了文明”。

  这是因为文明时代是用激起人们的最卑劣的冲动和情欲,并且以损害人们的其他一切禀赋为代价而使之变本加厉的办法来完成这些事情的。恩格斯讲,鄙俗的贪欲是文明时代从它存在的第一日起直至今日的起推动作用的灵魂;财富,财富,第三还是财富——不是社会的财富,而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单个的个人的财富,这就是文明时代唯一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目的。尽管文明时代有着巨大的生产力发展进步,“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但是,对于在文明时代的怀抱中科学曾经日益发展、艺术高度繁荣的时期一再出现的现象,恩格斯冷峻地讲到,“那也不过是因为现代的一切积聚财富的成就不这样就不可能获得罢了”。

  因此,“文明时代所产生的一切都是两重的、双面的、分裂为二的、对立的”,甚至文明与野蛮直接颠倒过来。资产阶级文明的极端伪善和它的野蛮本性在故乡还装出一副体面的样子,到了殖民地就赤裸裸地呈现丝毫不加掩饰。这在英国对中国进行的鸦片战争中体现得更直观,“半野蛮人坚持道德原则,而文明人却以自私自利的原则与之对抗”。

  “文明每前进一步,不平等也同时前进一步。随着文明而产生的社会为自己所建立的一切机构,都转变为它们原来的目的的反面。”这样的文明时代是在“恶性循环”中运动,在不断地重新制造出来而又无法克服的矛盾中运动,巨大的进步带来巨大的倒退,重大的发展引发重大的危机,所达到的结果总是同它希望达到或者佯言希望达到的相反。这就是“文明时代”的文明悖论。

  走出文明时代 走向时代文明

  在打破蒙昧和野蛮时代封闭社会状态的意义上,文明时代具有深刻的革命性。但是,在人类文明发展历史长河中,文明时代的文明形态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篇章,甚至可以说是错讹连连的篇章。文明时代只是人类已经经历过的生存时间的一小部分,只是人类将要经历的生存时间的一小部分,人类社会必须也正在走出文明时代,走向新的更广阔更壮丽的时代。

  新的社会时代文明形态将会是什么,恩格斯引用了摩尔根的一段话:“这将是古代氏族的自由、平等和博爱的复活,但却是在更高级形式上的复活。”我们可以对这段话做两个维度的理解。其一,前文明时代并非没有文明创造,不仅恩格斯把“发达的铁制工具”“发达的金属加工、货车和战车”称为希腊人由野蛮时代带入文明时代的主要遗产,在事实上认可其在器物层面的文明成果,连古代氏族在精神层面的成果也不全然否定,只是立足唯物史观的立场认为需要在更高级的形式上复活。其二,这更高级形式就是通过伟大的社会革命支配资产阶级时代的成果,支配世界市场和现代生产力,并且使这一切都服从于最先进的民族的共同监督,以彻底超越产品对立、阶级对立,进而“把全部国家机器放到它应该去的地方,即放到古物陈列馆去,同纺车和青铜斧陈列在一起”的更高级社会形态所具有的文明形式。这样人类进步才会真正走出“只有用被杀害者的头颅做酒杯才能喝下甜美的酒浆”的文明困境。

  虽然这样的社会形态及其文明形态正在演化生成中,尚未真正成为现实的社会状态,但是走向这一社会状态的现实运动正在进行中并且在深入扩大。虽然文明时代尚未退场也不能想当然跳过和取消,但并不意味着不能缩短和减轻分娩的苦痛。当今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意识形态、两种社会制度的历史演进及其较量发生了有利于社会主义的重大转变,其实就是正在进行中的社会形态和文明演进。中国共产党人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走中国道路,推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实现两个文明协调发展、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一系列现实实践活动,为21世纪人类文明注入了崭新的内涵,也成为新时代人类社会最重要的文明成果。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官方网站 |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