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百年流变的四维图谱
2022年09月29日 08:36 来源:《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报》2022年9月29日第2502期 作者:李金哲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提出“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概念,指出“在一百年的非凡奋斗历程中,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顽强拼搏、不懈奋斗”,“形成了一系列伟大精神,构筑起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为我们立党兴党强党提供了丰厚滋养”。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再次强调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并指出伟大建党精神“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概念提出后,随即成为学界研究的热点,成果丰硕。关注点主要有三个:一是从百年党史视角分析每一个历史时期伟大精神的形成过程和内涵特点,并重点论述伟大建党精神与精神谱系的内在关联;二是主要阐释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的生成逻辑、实质内涵、精髓内核、鲜明特质等;三是具体研究每一个伟大精神,进而构筑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

  从概念上来讲,谱系亦称系谱,指“各种谱表的系统”(《辞海》(第六版)),一般指“家族渊源及历史的研究”(《不列颠百科全书:国际中文版》(第7卷))。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是指对中国共产党的精神进行追根溯源,进而梳理历史发展脉络,按照相似性原则构建有机联系的体系。可以说,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不只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产生的精神内涵总结,而应对中国共产党伟大精神进行系统化整合。党的百年历史中,形成了一批具有重大意义的伟大精神,“据不完全统计,党在不同历史时期培育、形成的革命精神,有90多种”。但这些精神如同珠子一样散落在各个时期、各个地方、各个领域,没有形成一个统一整体,一定程度上呈现出零散化、碎片化、片段化等状态,甚至出现一些精神“孤军”现象,这种状态难以有效呈现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因此,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需要从源头、历史、结构、文化等层面进行整体阐发,进而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提供强有力的精神依托和内在动力。

  历时型精神图谱:构建四个历史时期创造四个伟大成就的精神谱系

  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最直接的模式就是从历史出发,四个历史时期形成的中国共产党精神是每一个时代精神的集中体现,也形成了以“救国—兴国—富国—强国”为主题的最直观历史精神图谱。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以“浴血奋战、百折不挠”为精神内核,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形成了红船精神、井冈山精神、苏区精神、伟大长征精神、东北抗联精神、延安精神、伟大抗战精神、红岩精神等;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中国共产党以“自力更生、发愤图强”为精神内核,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形成了伟大抗美援朝精神、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焦裕禄精神、雷锋精神、红旗渠精神、“两弹一星”精神等;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中国共产党以“解放思想、锐意进取”为精神内核,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形成了特区精神、女排精神、老西藏精神、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青藏铁路精神、伟大抗洪精神、抗击“非典”精神、伟大抗震救灾精神、载人航天精神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以“自信自强、守正创新”为精神内核,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形成了丝路精神、伟大抗疫精神、伟大脱贫攻坚精神、探月精神、新时代北斗精神等。四个历史时期产生的伟大精神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注入了强有力的精神动力。

  同时,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在四个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表现形态,内核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中华民族精神,源头是伟大建党精神,由此而演化发展出一系列中国共产党伟大精神。从生成方式看可分为四个方面:第一,由中国共产党群体性(尤其是代表性人物)优良特征而形成的伟大精神,强调爱党爱国、艰苦奋斗、爱岗敬业、科学求真、无私奉献等内在精神特质,如张思德精神、白求恩精神、红岩精神(江竹筠等)、“两弹一星”精神(钱学森、邓稼先等)、铁人精神(王进喜等)、孔繁森精神、焦裕禄精神、雷锋精神、王杰精神、女排精神、劳模精神、科学家精神、企业家精神等。第二,中国共产党在特殊时期的特殊地域经过长期实践而形成的伟大精神,这一方面主要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形成,强调坚定信念、艰苦奋斗、不怕牺牲、开拓创新等内在精神特质,如井冈山精神、苏区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照金精神、太行精神(吕梁精神)、大别山精神、沂蒙精神、老区精神、北大荒精神等。第三,因重要会议或重大事件而形成的伟大精神,强调爱党爱国、实事求是、民主团结、万众一心、不负人民等内在精神特质,如遵义会议精神、抗战精神、东北抗联精神、抗美援朝精神、西迁精神、伟大抗洪精神、抗击“非典”精神、抗震救灾精神、载人航天精神、青藏铁路精神、探月精神、新时代北斗精神等。第四,完成重大任务或承担重要历史使命时形成的伟大精神,强调自力更生、攻坚克难、改革创新等内在精神特质,如南泥湾精神、红旗渠精神、塞罕坝精神、“两路”精神、改革开放精神、特区精神、青藏铁路精神、伟大脱贫攻坚精神、伟大抗疫精神、“三牛”精神、丝路精神等。

  综合来说,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的最初表现形态体现在中国共产党早期群体性特征之中,随着时代发展又在重要历史关头或重大历史事件中呈现出不同的精神特质。四个方面的表现形态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相互交融、相互传承、相互促进的关系,在继承基础上实现突破,在创新中展现传承,既表现不同历史时期的阶段性精神特质,也表现不同历史时期的相似精神特质。

  结构型精神图谱:勾勒伟大建党精神统领的多种精神交叠延展的精神谱系

  结构是系统各要素的有机架构,是一个系统不断发展、衍变的内在模式。要深刻认识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既要从历史层面进行历时性分析,还需要从结构上进行深层次阐释。整个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可以从“根系—主干—枝叶—果实”进行系统性构建:“根系”为伟大建党精神,所有精神均由其萌发、生长、嬗递,是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的最大公约数,也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之源”;“主干”是四个历史时期所体现的时代精神,不断推动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之“树”向上生长;“枝叶”是中国共产党所具有的理论和实践力量,主要指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伟大实践;“果实”是指百年党史中形成的各个伟大精神,能否形成中国共产党精神取决于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的实践成效。总的来说,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是由伟大建党精神这一“根系”统领,通过时代精神不断推进发展,进而形成多种表现形式的精神体系。

  伟大建党精神是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的原初状态,在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中占据统领性地位。在此基础上,从中国共产党精神的内涵范围可分为总括性精神和具体性精神,相应具有不同结构特性。一方面,总括性精神内涵极其丰富,一般是在特定时期或特定地域中经过中国共产党群体性奋斗显现的精神,如井冈山时期、中央苏区时期、长征时期、延安时期、抗战时期、改革开放时期、特区建设时期等,具有总体性、人民性、开放性等特点,为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建设提供总体支撑。另一方面,具体性精神是指在不同领域、不同时期、不同人群中形成的独特性精神,具有特定性、传承性、创新性等特点,为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建设提供个体支撑。例如,自力更生精神有历史发展进路,即南泥湾精神—大庆精神(铁人精神)、红旗渠精神、北大荒精神、塞罕坝精神—青藏铁路精神—“三牛”精神;不负人民精神从“两路”精神、老西藏精神(孔繁森精神)、西迁精神发展到青藏铁路精神,再到伟大脱贫攻坚精神;尊重科学精神的历史发展也随着历史任务不同有不同呈现,即“两弹一星”精神—载人航天精神、劳模精神—科学家精神、探月精神、新时代北斗精神,等等。在伟大建党精神统领下,总体性精神为个体性精神提供总依据和总背景,个体性精神推动总体性精神实现新突破和新发展。

  革命型精神图谱:筑造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精神引领的精神谱系

  自我革命精神是推动中国共产党精神在百年党史实践中不断丰富发展的内在动力,先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不是天生的,而是在不断自我革命中淬炼而成的,是在自我革命精神推动中形成的。“勇于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自我革命精神是党永葆青春活力的强大支撑”,自我革命是中国共产党跳出“历史周期率”的第二个答案,不仅推动中国共产党引领伟大社会革命取得百年伟大成就,而且还推动中国共产党精神在各个历史时期展现新的精神价值和生机活力。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立足于立党救国,通过推进党的建设伟大工程建立新中国,提出着重从思想上建党的原则,形成了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和自我批评三大优良作风。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中国共产党立足于治党兴国,通过发扬“两个务必”作风,持续开展“整风整党”,反对官僚主义、命令主义和贪污浪费,“着力防范党员干部腐化变质”。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中国共产党立足于兴党富国,通过推进党内政治生活正常化,促进干部队伍新老交替,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组织开展系列集中性学习教育,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不断开创和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立足于强党强国,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筹把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伟大的历史主动精神、巨大的政治勇气、强烈的责任担当,直面国际、国内和党内复杂严峻局面带来的巨大挑战,把全面从严治党贯穿于党的建设各方面,中国共产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发挥更加充分,在革命性锻造中更加坚强。

  统而言之,中国共产党坚持以自我革命精神推进伟大社会革命,以伟大精神力量不断推进党的政治、思想、组织、作风、纪律建设,将制度建设贯穿始终,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以高度政治自觉、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把握历史发展主动,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注入源源不断的发展动力。

  文化型精神图谱:熔铸社会主义先进文化、革命文化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谱系

  精神是文化的内在体现和发展动力,文化的繁荣昌盛需要强大精神的有力支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是熔铸社会主义先进文化、革命文化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于一身的综合体,形成和发展有着深厚的精神基础,基础正是以中国共产党伟大精神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精神。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直接产物,精神内核是马克思主义,生成基础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换句话说,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形成的思想根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形成的文化土壤,伟大建党精神则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的第一个精神成果。

  《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明确,“马克思主义信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支柱和政治灵魂,也是保持党的团结统一的思想基础”。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创造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的独特禀赋和精神命脉,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内蕴着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光辉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在传承。从坚守真理和坚定理想的理论层面来讲,中国共产党坚持以马克思主义这一真理作为指导思想,以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作为其理想,同时,中国共产党理想信念与中国古代“小康”“大同”等有着内在一致性。从践行初心使命的实践层面来讲,中国共产党从一诞生就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世界谋大同”作为自己的初心使命,这不仅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目标要求,也与中国古代先贤提出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等理念有着内在关联。从顽强拼搏、英勇斗争的精神状态层面来讲,中国共产党为实现初心使命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也继承发扬了中国古代无数仁人志士所体现出来的“威武不能屈”“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大无畏精神。从对党忠诚、不负人民的崇高品格层面来讲,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追求和责任担当,是对“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以人为本”等政治品格的理论升华和实践总结,也是对中国古代“讲仁爱、重民本”等理论实践的继承和发展。

  我们党历来重视党史学习教育,注重用党的奋斗历程和伟大成就鼓舞斗志、明确方向,用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坚定信念、凝聚力量,用党的实践创造和历史经验启迪智慧、砥砺品格。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是中国共产党在践行初心使命百年奋斗历程中培育铸就的,中国共产党要继续带领人民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就要坚定做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继承者、实践者和弘扬者,把革命精神内化为自我革命的强大信念和政治认同。

  (作者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中共党史教研部)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官方网站 |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