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纪上半叶美国纺织女工的历史境遇
2022年10月31日 09:47 来源:《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报》2022年10月31日第2519期 作者:王晶玉

  19世纪上半叶,影响美国女性的三个重要因素分别是工业化、女性文化与奴隶制。这些因素相互交织,对美国纺织女工的影响尤为明显。纺织业起始于美国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是美国工业化最先发生的经济部门,也是女性早期就业的主要领域,其中本土白人女性构成了南北战争前该行业劳工的主体。新英格兰纺织女工成为美国社会一种新的经济现象,其经历投射出美国经济转型时期的变化。

  第一,工业化与纺织女工出现。1814年美国首家机械一体化纺织厂在马萨诸塞州沃尔瑟姆建立,1826年梅里马克河沿岸一座新的纺织业城市洛厄尔(Lowell)逐渐形成。以洛厄尔为代表的北部工厂被视为纺织业试验典范,此后相同的模式在新英格兰其他地方复现。与新英格兰南部纺织厂不同,上述工厂规模大、投资高,且劳动力主要为新英格兰农村地区的白人单身女性,这与美国南部纺织厂主要使用奴隶也形成鲜明对比。关于工业化中女工出现的原因,以往学者的观点大相径庭,笔者结合前人研究认为这是工业资本与个人需求双向结合的产物。

  首先,工业资本的综合考量。19世纪初随着西进运动的开展,加之缺少大量欧洲移民,美国东部地区出现男性劳动力匮乏问题。此时奴隶制早已在北方废除,动力织布机也非童工可以驾驭。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面对英国工业化出现的负面影响,女性被视为具有天然道德优势而成为工厂首选。更为重要的是,在“分离领域”观念的影响下,男性被认定为“养家者”,女性工资则补充家庭收入,因此雇佣成本普遍低于男性工人和英国非熟练劳动力。

  其次,女性渴望经济独立。外出工作的权利对于女性的经济自由至关重要,留在家中的年轻女性也想在经济转型中摆脱依附地位。彼时对于女性来说,财产权按普通法规定掌握在父亲或丈夫手中。当时女性也没有太多高薪就业选择,工厂支付的工资高于家庭生产和家政行业,且北部工厂以现金支付酬劳,这对于以物物交换为主的农村地区来说也是十分罕见的。

  再次,珍贵的受教育机会。在保留下来的女工日记和信件中,记载有相当一部分女工进入工厂是为接受教育。尽管这些女工是农村女性,也大多受过基础教育,但当时新英格兰农村地区的书籍十分匮乏。纺织工厂则正好可以提供读书、演讲和上夜校的机会,此外有的工厂还资助女工出版杂志,这种重视精神培养的工厂学校模式吸引了大量女工,甚至还有女工边工作边学习的记载。

  第二,工厂对女工的管理。“女工”在19世纪的西方语境里是一个贬义词,而且是所有女性中地位较低的。美国此时在家庭领域中崇尚虔诚、顺从、纯洁、持家的“真正的女性”,因此纺织厂为了大规模雇佣女性,在生产与生活中都采取了符合社会角色分工和社会性别规范的举措。工厂代替家庭为女工提供一种父权式“保护”,不可否认,这种管理模式有利于维护女工的社会尊严,并塑造了以“洛厄尔女工”为代表的新英格兰高素质纺织女工形象,但实际上这也是工业资本利用社会性别观压迫女性的一种隐性方式。

  首先,性别分工十分明显。男性占据着所有管理类的职位,负责摘棉和梳棉工作,以及作为熟练技工负责修理工作。女工则负责除梳棉外的所有机器,而且主要操作纺纱机和动力织布机。工厂中一个典型的工作间是有两名男性监工、八十个女工和协助女工的部分童工。

  其次,男女同工不同酬。工厂中男工工资相对稳定,一般是按照当地熟练或非熟练技术工人的市场价格,但是同等工作类别的女工则相反,工资不稳定且低于男工。男工的工资是按天结算,一般是普通工人85美分,监工2美元。女工的工资是计件结算,平均每天40—80美分,也有女性工资达到甚至超过男工的情况存在,但这种情况属于极为少数的个例。

  再次,供膳宿舍制管理。女工住在工厂修建的集体宿舍中,每周约交1.25美元住宿费,由工厂统一提供食物和其他活动。但女工吃饭、工作时间有着严格的限制,平均每天在潮湿密闭的环境中工作12—16小时。工厂和宿舍有一套专门的规章制度,每个宿舍都设有专门的女性管理员(一般是寡妇)进行监管。如果女工违反这些规章制度,就会被开除并列入“黑名单”。在工厂经营良好阶段,即使存在对“工厂专制”的不满,但女工为了自身声誉尚可接受这种管理。

  第三,为自由而反抗的纺织女工。张友伦先生认为,19世纪50年代之前,虽然美国存在较大的阶级流动性,罢工运动规模也无法与内战后相比,但这并不代表美国就是世外桃源。黄绍湘先生也曾指出,美国工厂大量雇佣妇女和儿童,以压低工人阶级整体工资,这表明美国工厂制从一开始就以剥削的方式出现。19世纪30年代,面对行业的内部竞争,纺织业通过提高生产效率和控制生产成本来保持利润,而且主要是降低劳动力成本。

  随着工厂经济环境恶化,外界的质疑和内部的不满与日俱增。以奥雷斯蒂斯·布朗森为代表的改革者认为,美国工人遭受了比奴隶制更为严重的剥削,交换劳动就意味着葬送婚姻,进入工厂足以让女性蒙羞。与此同时,女工认为工厂已无法满足她们基于女性文化的核心诉求,降薪的做法也威胁到经济自由。在严格性别化管理下产生的“姐妹情谊”,有助于促使女工自发联合起来走出工厂为争取权利而反抗。

  新英格兰洛厄尔、曼彻斯特、汤顿、帕特森等地不断出现女工罢工。最早有记录的女工罢工出现在1824年罗得岛州的波塔基特,1828年多佛纺织女工举行第一次单独罢工,随后洛厄尔的罢工规模更大也更有代表性。被视为行业典范的洛厄尔在1834年和1836年出现了两次女工罢工,分别抗议工厂减少布匹工资和增加住宿费用。1844年为争取“十小时工作制”,女工组织成立了“洛厄尔女工改革协会”作为新英格兰工人协会的附属机构,1845年女工改革协会相继在其他工厂城镇设立。虽然这一时期女工的罢工并未取得许多实质性胜利,但也足以让资本家无法忽视女性的力量。

  纺织女工的反抗活动充分体现了“为自由而生”的美国革命精神。这些纺织女工作为新英格兰自耕农的女儿,珍视女性的社会尊严,反对削减工资和延长工作时间。根据已有研究可知,女工认为工资是独立的保障,降薪会导致贫困使其依附于他人,这无异于奴役她们。女工将罢工活动与先辈反抗英国暴政类比,认为自己是自由之女,不做工厂的奴隶。因此,在女性争取权利的历史中,有学者认为纺织女工争取同工同酬具有开创性意义,因为她们主动要求在经济生活中拥有与男性一样的发言权。

  第四,新英格兰纺织女工的历史影响。首先,工厂经历改变了新英格兰纺织女工的婚姻模式和职业选择。大多数女工工作四年左右,就会离开工厂结婚。与新英格兰女性的平均结婚年龄相比,她们结婚较晚,而且通常不会与农民结婚,而是在工业城市成家谋生。有的女工则利用工资储蓄,在女子学院继续深造或前往西部寻找机会,后来成为诗人、电报员、女教师、女权活动家等。与新英格兰农村的母亲一代相比,这些纺织女工无疑具有更大的自主性。

  其次,新英格兰纺织女工代表着“职业女性”与“真正的女性”逐渐分道扬镳。作为工业化时期的第一批女性工资劳动者,她们的美德曾被视为美国工业的骄傲,但其后参与罢工活动被视为越矩行为,时人认为工业化会削弱女性气质。南北战争后,纺织业在美国南方地区蓬勃发展,此时白人女工普遍受到外界诋毁。在女性文化的影响下,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大部分本土白人女性仍囿于家庭之中。

  最后,新英格兰纺织女工见证了美国“工业乌托邦”的兴衰。在工业化起步阶段,因早期工业化国家产生的负面效应,促使新英格兰纺织业从劳动力选择到工厂管理都尽量避免重蹈覆辙,最终打造出以洛厄尔为代表的行业典范,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美国社会对工业化的恐惧。19世纪40年代中期,大量爱尔兰男性移民迫于生计,开始填补本土白人女工的空缺。随着传统的性别分工被打破,工业神话也最终在历史发展中被消解。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

责任编辑:崔岑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官方网站 |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