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了解真实的中国革命进程
2022年07月15日 08:32 来源:《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报》2022年7月15日第2449期 作者:黄立波

  通过红色文献外译,让世界真正了解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中国革命,是向世界讲好中国共产党故事的早期成功范例,其中的宝贵经验在今天依然值得借鉴传承。例如,1927年3月12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周报第191期转载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部分章节。仅两个多月后,《共产国际》俄文版第95期以8个页面篇幅译载了《向导》周报的全文。随后,苏联《革命东方》期刊第2期以16个页面篇幅译载了这份报告,并以俄文注明作者为毛泽东。《共产国际》英文版同年6月也刊载了报告的英译本,并评论说,“在迄今为止介绍中国农村状况的英文出版物中,这篇报告是最为清晰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发表后,短时间内就先后被《共产国际》以俄文和英文翻译发表,充分说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进程当时已在国际范围内得到极大关注。

  打破敌人封锁  传播党的声音

  1934年9月,英国劳伦斯出版社出版了《赤色中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发展与成就报告》,这是毛泽东1934年1月22日在江西瑞金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节译。译本序言称之为“首份英文的关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取得成就与进步的正式报告”。由序言可知,当时外界几乎得不到任何关于中华苏维埃政权及红军的客观报道。这也充分说明对外翻译红色文献的必要性,世界需要了解真实的中国革命进程。中国共产党在法国巴黎创办的中文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刊物《救国时报》自1935年起发行,先后登载了20篇毛泽东的著作,最多时发行2万份,遍及40多个国家和地区。

  1936年6—10月,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访问了延安革命根据地宝安县,对毛泽东进行了为期十多天的采访,其中关于《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谈话和关于《论统一战线》的谈话以“Interviews with Mao Tse-tung, Communist Leader”为题,首先发表在英国《每日先驱报》上,随后由上海《密勒氏评论报》第78卷第11、12期分两期连载。此译文是毛泽东著作谈话类文本最早的英译本。

  此一时期红色文献的海外传播,突出表现出域外先行、国外译介、单行本发行的传播特点。外文版的红色文献在国内主要面向重庆的外国记者和中外进步人士发行,在国外则主要在受共产国际影响较大的地区特别是苏联等地传播。由此,中国共产党成功冲破了国内外的舆论封锁,特别是毛泽东的革命思想、领袖形象和诗人气质开始走向世界、初现风采,真实的延安及中国共产党的国际形象开始被外界关注、理解和支持。

  1938年9月24日,《密勒氏评论报》第86卷第4期率先刊载了《论持久战》的英译文“How China Can Win”,译者未署名。尽管此译文仅不到两页,却是《论持久战》国内最早的英译文。同年10月21日,中英双语《译丛》周报也刊载了《论持久战》的英文节译。从内容上看,后者是对前者的转载,文后附上了中文底稿。同一时期,由邵洵美和美国女作家项美丽(Emily Hahn)合作主编的英文刊物Candid Comment(《直言评论》)从1938年11月至1939年2月分4期连载了《论持久战》的另一种英译本,标题为Prolonged War,译者署名Shih Ming。毛泽东特地为英译单行本写了一篇序言,发表于《八路军军政杂志》1939年第2期,题目为 “抗战与外援的关系——《论持久战》英译本序言”。其中写道:“上海的朋友在将我的《论持久战》翻成英文本,我听了当然是高兴的,因为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

  这一时期,一些海外红色进步出版社也是推动毛泽东著作翻译与海外发行不容忽视的力量。美国一些出版社也先后出版了《中国:走向统一的征程》《中国的新民主》《论联合政府》等英译本。

  宣传中国革命  争取国际支持

  抗战期间,“新华新闻委员会”是当时国内翻译红色文献的代表性官方新闻媒体机构。该机构出版英文《新华新闻委员会简报》,译载了一系列中共中央文献。《简报》第6期刊载了毛泽东《抗日民族战争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的新阶段》报告的英文版;第9期以《中国与第二次帝国主义世界大战》为题,专刊出版了毛泽东在1939年5—10月间发表讲话与访谈的英译文共5篇;第11期刊载了《人民政治委员会:过去的工作与当前的任务》英译文;第14期刊载了《力量平衡与我们的任务》英译文。此外,《简报》还收录有《整顿党的作风》等一些代表性文献的英译文。

  China Digest (《中国文摘》)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份向海外发行的英文期刊,也是解放战争期间中共向世界宣传中国革命的唯一英文刊物。该刊1946年12月31日创刊于香港,1951年2月1日停刊,共出版7卷81期,主编为龚澎。在出版发行的四年多,《中国文摘》共刊载毛泽东著作英译文19篇。其中,《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是《中国文摘》刊载的第一篇毛泽东著作英译篇目,译文开头编者按语提出:“这是毛泽东自1937年以来发表的第五份重要文件。”

  从抗战胜利到新中国成立,毛泽东著作的日译本有近二十种之多。这一时期,日本国内的毛泽东著作翻译规模更大、内容更丰富,主要以研究型翻译为主,翻译机构以进步团体和人士为主。此外,早在1948年,中共中央东北局俄文翻译小组已将东北书店版的《毛泽东选集》(1948)译成俄文,并同时将其他一些篇目译成俄文,介绍到国外。

  纵观新中国成立以前的红色文献翻译工作,译本均对原文做了较大改动,包括修改或添加标题、编译、节译或缩译等。一方面,受期刊或报纸篇幅所限,译文必须精简,以达旨为主。另一方面,考虑到目标语读者的期待,往往通过遵循目标语规范来保证译文的可接受性,让译文能够被广泛阅读。译文的终极目标是宣传中国革命,争取更多的国际支持。

  革命时期红色文献的早期海外传播,对于今天做好中国话语对外传播依然有启示价值。建构中国话语体系,一方面,要主动以国际化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另一方面,要做好中外话语体系的相互融通,以达到相互理解和有效沟通,从而团结全世界人民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作者系西安外国语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研究院院长)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官方网站 |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