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藏羌彝走廊研究体系
2022年06月17日 07:24 来源:《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报》2022年6月17日第2429期 作者:蔡威

  民族走廊,这是人类学家、民族学家费孝通在改革开放初期提出并不断深化的重要理论命题。藏彝走廊、西北走廊、南岭走廊三大走廊,在费孝通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我们着眼于人类学视野下的民族走廊研究,以藏羌彝走廊为例,对其研究进行反思与展望,探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民族智慧。

  “藏羌彝走廊”是对“藏彝走廊”概念的扩展与丰富。费孝通先生提出的藏彝走廊概念,主要指今川、滇、藏三省毗邻地带自北向南走向的山脉、河流构成的横断山脉高山峡谷区,还延伸至甘、青两省部分地区。该概念自提出至今,学界并没有明确这一走廊的具体边界。因该地域主要分布着藏语支和彝语支民族,故而称之为藏彝走廊。此外,羌语支也是这一走廊的一大语支,不论是从走廊的历史脉络,还是民族构成和语言分布,以及该走廊的文化现状,羌文化都不容忽视,进而有学者提出“藏羌彝走廊”。依据山脉与区域流域亦称之为“横断走廊”“六江流域走廊”,于是,又衍生出藏羌彝文化走廊、文化产业走廊等概念。相比藏彝走廊,藏羌彝走廊概念对于这一区域的历史过往、民族分布、语言文化等概括更全面。

  具有共同的文化认同

  藏羌彝走廊是一条民族众多、文化多样的民族走廊,各民族在长期的互动交融中和谐相处、繁荣发展。藏羌彝走廊各民族文化具有共性,也有个性,各民族在长期的交往中并未固守本民族文化,而是兼收并蓄,形成共同的文化认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化认同是最深层次的认同,是民族团结之根、民族和睦之魂。”藏羌彝走廊各民族共同的文化认同,就生动地反映了这一点。藏羌彝走廊各民族团结一体,不同民族的文化相互交融,形成了区域性的、融合了不同民族元素的文化。和谐共融是一个冲融一体的过程,历史上藏羌彝走廊的各民族在矛盾冲突中不断摸索相处之道。藏羌彝走廊的民族分布和文化面貌是汉藏、藏羌、彝藏等民族大规模互动交融的结果。在长期的发展中,区域性共同文化认同已然大于本民族文化认同,早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民族文化关系格局。

  藏羌彝走廊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生动写照,藏羌彝走廊史就是一部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史。各民族共同开拓着藏羌彝走廊,该走廊复杂的历史进程、地理环境、民族关系,共同造就了藏羌彝走廊独特的文化魅力。

  具有重要研究价值

  学界对藏羌彝走廊的研究保持着相对稳定的热度。藏羌彝走廊研究存在研究体系不够完善、跨学科研究不足、团队研究活力不佳、研究视角存在局限等问题。具体而言,学界对藏、羌、彝等民族之外的其他民族文化关注不够,研究对象和研究内容较为泛化,有的研究陷于走廊称谓的论证,对藏羌彝走廊边缘的关注不够。基于藏羌彝走廊研究现状及藏羌彝走廊研究价值和现实意义,科学构建藏羌彝走廊研究体系是十分必要的。在该体系基础上,进一步推动藏羌彝走廊学研究,有益于推进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及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藏羌彝走廊是需要不断耕耘的田野,是探究多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一片沃土。各民族共同开拓着藏羌彝走廊,形成了共有的精神家园,共同谱写着藏羌彝走廊发展的历史篇章。民族的迁徙与互动交流,以及地缘和血缘的彼此交融,对藏羌彝走廊的民族与民族文化产生着重要影响。对走廊进行跨域、跨民族的研究,更能厘清彼此间的联系和区别。由此,藏羌彝走廊未来的研究应更多关注该区域人群的研究。现代化的发展、交通的便捷、频繁的民族经济文化交流,使藏羌彝走廊的时代性思考和整体性研究变得更为重要。

  这一区域的地缘环境和文化构成也值得不断深入研究。藏羌彝走廊地理环境独特,是长江的几条重要支流所在区域,同时也是东南亚重要河流的上游地带。可以说,藏羌彝走廊的联结作用对于加强中国内地和东南亚的合作,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从经济角度来说,藏羌彝走廊是大西南地区的重要联动区域。藏羌彝走廊,对内是区域性族际交往交流交融的活态样板,形成活跃的各民族商贸体系和彼此交融的文化体系;对外是我国沟通东南亚国家重要的通道,带动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多元互动交流,是中华文化对外宣传的一个重要窗口。因而,藏羌彝走廊研究应以区域研究为主,不应受限于某个民族或村寨,同时进行团队研究和跨学科研究,这是全局性的研究视角,也是藏羌彝走廊整体观的体现。统筹整体研究,进行区块化分析,在研究中要将不同的民族串联在一起,深入探究走廊的文化关联和文化魅力,探究这片土地上各民族互动交融的文化奥秘。

  综上所述,多学科、跨民族、跨区域、整体性研究,是藏羌彝走廊研究的未来走向。同时,我们要将研究成果运用到当地的文化教育、经济发展等各项工作中去,将研究视野置于中国的走廊学研究,乃至东亚和世界的走廊学研究之中去思考。

  逐步形成“藏羌彝走廊学”

  构建藏羌彝走廊学研究体系,具有现实依据与理论基础。藏羌彝走廊复杂的历史背景,体现在民族大迁徙带来的人群流动和文化交融,以及政治等方面的影响。藏羌彝走廊研究的领域是全方位的,涵盖经济、历史、考古、地理、语言、文字等多个研究领域。以语言为例,藏羌彝走廊广泛存在不同民族使用同一语言或同一民族使用不同语言的现象,也有小区域的民族受到异文化的影响,形成与本民族主体相异的区域性民族文化。要聚合散乱的藏羌彝走廊研究,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构建藏羌彝走廊研究体系。

  藏羌彝走廊研究有着厚重的积淀。就研究方向来说,主要集中在走廊概念界定和溯源研究,涉及历史地理、文化艺术、经济社会等方面。当下,藏羌彝走廊研究还要进一步处理好局部与整体联动研究的关系。对藏羌彝走廊的研究,既要关注走廊中心,也要关注走廊边缘;既要做好走廊主体民族研究,也要抓好走廊其他民族的研究,整合学界研究力量形成学术共同体,扩大研究格局,形成藏羌彝走廊学研究体系,共同推动藏羌彝走廊研究。构建藏羌彝走廊学研究体系,是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新探讨。形成藏羌彝走廊研究体系,对全国的走廊研究、人类学民族学研究具有重要价值,是对费孝通关于藏羌彝走廊串联棋局研究全盘皆活倡议的践行。

  (本文系教育部重点人文社科研究基地巴蜀文化研究中心一般项目“近40年来藏彝走廊民族文学研究的回顾与前瞻”(BSYB22—08)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西南民族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

责任编辑:常畅
二维码图标2.jpg
重点推荐
最新文章
图  片
视  频

友情链接: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官方网站 | 190aa即时指数电脑版网

网站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146号 工信部:京ICP备11013869号

踢球者190足球即时指数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使用

总编辑邮箱:zzszbj@126.com 本网联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5号院1号楼11-12层 邮编:100026